美文欣赏
文章荟萃
散文精选
诗歌大全

我本将心向明月,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

发表时间:2019-11-25 16:44  热度:
人们生活在各种各样的事物中,当你跟着水走时,周围有很多人。当你倒下的时候,你看不到一个人。这是当今社会的一种文化。只有当你贫穷的时候,知道谁对你是真实的人,只有当你很难知道谁是真正帮助你的人时,人们才会注视着你的眼睛。穷人在烦恼中,没有人问,有钱人在深山里有距离,没有信,看到酒在杯中,杯杯先到富人。
一些如今的世道中,当人们问你百般讨好,说你爱我会永远记住,等你出了事之后我怎么怎么样,反正,是因为它更漂亮的话,事实上,它往往是相反的,当你真的有困难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逃避时。卢元知马力时间会告诉我们,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善良你完全忘记了,所以今天人少,我们必须擦亮眼睛,广交朋友,那些谁值得付出,那些谁不值得付出。你好真正对谁并不总是挂嘴边,但在心脏默默想起对方,口中获得良好的心脏甜蜜的心脏已经口人,而不仅仅是听一些好话。
有时候当你对他好的时候,他会认为这是对的。谁叫我们朋友?但是当你的朋友遇到麻烦时,你帮助过你的朋友吗?人们需要知道如何报答一滴水的恩情。这是生活的标准。如果是你,有一个节目叫郑刚。从南京大学搬到社会后,他捐钱给母校建了一座教学楼。所以人们应该懂得感恩,这样你的朋友在未来会越来越多,道路会越来越远。
父母的生命是不被遗忘的,朋友的知识是要被理解的,主人指引着心灵的心。我一定是个朋友。我在风雨中和你一起去。不要把我当成云。我想说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在未来的路上看到人们利用你的好意来欺骗你。
我有心脏向明月,奈何明月沟 - 过去苏海南
我本将心向明月,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1097年,苏东坡被贬到海南岛。当时,海南岛相当荒凉。苏东坡来到海南岛时,已经60多岁了,生活非常艰苦。有多难?从他的诗《夜眠洗脚》中可以看出,时局有松风,空气中有口哨声。寒风凛冽,夜里连一盏煤油灯都没有,我们只好烧松明照明。苏轼的选集中有一段记载:“上个月23日,在他的陵墓里,厨房里发生了一场大火,把房子烧了好几次,救了一命。所以他停下来做墨水。”一位60多岁的孤寡老人,为了写诗,找不到墨水,于是他在一间黑色的小房间里,想着用燃烧着的松节油做成的黑灰做墨水。不幸的是,房间原本是在半夜着火的,这是降级和放逐,但他觉得这不能被视为一种惩罚,因为他非常享受这种生活。苏东坡有这样的胸怀。正如林语堂所说,“苏东坡是一个不可逃避的乐观主义者,一个伟大的人文主义者,一个人民的朋友,一个伟大的作家……”(海南出版社《苏东坡传》)林语堂说,苏东坡的心灵就像一个无辜的孩子。他是完全自然的,一生忠于自己。他被贬谪到海南后,写下了关于槟榔的诗:“双颊的红潮增添了魅力,谁知道农是喝醉了槟榔。”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豪放,够味,气象开阔,豪迈超拔,很多人爱读。中学语文教材里面也喜欢选《念奴娇·赤壁怀古》。一些企业家讲课的时候,也喜欢举这个例子,说苏东坡这首词有力量,有气魄,格局大。“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向沟渠”,我觉得,这是误读了苏东坡。这词写得不是什么魄力,“格局大”那也只是表象,其实写的是悲哀,是他理想落空之后的悲哀。但他没有沉在悲哀中不能自拔,没有。他看得很开,很放达,很超脱,很高远,他把自己的心化到江水和明月中去了。台湾学者郑骞先生认为,“故国”指的是苏东坡的故乡。“多情”指的是苏东坡的夫人。苏东坡一生共娶了两妻,陪伴他的还有一妾。“多情”指的是苏东坡的哪个夫人呢?是死去的夫人王弗。王弗是苏东坡的贤内助,这一点名副其实。连老学究苏洵也对这个儿媳妇异常满意。王弗去世后,苏洵悲伤不已,嘱咐儿子:“妇从汝于艰难,不可忘也。他日汝必葬诸其姑之侧。”苏东坡听从老父亲的话,始终没有忘记结发之妻。十年后,还写词悼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江城子》,不单纯是悼念亡妻,而是苏东坡借悼念亡妻,来表达自己在政治上的不得意、官场上的苦闷和挣扎,以及想用世而不可得的失落感。“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我内心世界的苦闷向谁说去?无处话凄凉”啊。谁了解?十年了,整整十年了,我一贬再贬,从前爱妻王弗在的时候,还可以说说话,有人体贴和倾听,如今呢?是“无处话凄凉”啊。后来,他又被贬到广东的惠州。当时苏东坡已经57岁了,陪伴他去惠州的是他的爱妾朝云。当时,朝云31岁。据说在苏东坡一生所遇到的女人中,朝云是了解他的女人。不幸的是,过了几个月,朝云因为患上瘟疫,念着《金刚经》去世了。从此,一直到死,苏东坡都没有再娶。苏东坡在伤痛中,刚刚盖好房子,准备安居时,调令又来了,1097年,60岁的苏东坡突然被贬到海南岛。60岁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下回他又要被贬到哪,还要流放多久,也许他到死都不能回汴京了。在渡海到海南的途中,苏东坡写了首诗《六月二十日夜渡海》,其中有这样两句:“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苦难算什么,我已经习惯了。苦难过去就像一场风雨过去一般。云散之后,那月华还是皎洁的,天的容、海的色,原本就是那么澄清的。乐观旷达,宠辱不惊。乐观主义是一种生命态度。他被贬到天涯海角,贬到今天的海南这个地方,别人以为他会沮丧,但他却说“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这是我平生没见到的奇观,纵使再有千百次的贬谪,心中也不会有遗恨,因为海南的景观太美了。苏东坡在儋三年,直到徽宗即位,方遇赦北归。那么,他这三年在海南生病了怎么办呢?答案是他擅长于食治。比方说,他患腰腿痛病,他就每天早晚把鲜栗子放在嘴里咀嚼出白浆,然后慢慢吞咽。腰腿痛病慢慢好了,为此,他写下《栗》诗:“老去自添腰脚病,山翁服栗旧传方。客来为说晨兴晚,三咽徐收白玉浆。”  开心暖胃门冬饮,知是东坡手自煎苏东坡不仅是著名的文学家,还是个中医药学家。中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在中国古代,医书属于经、史、子、集中的子部,也在大学之属,那时的读书人也不像现在这样文理分科。很多读书人通晓医术,所谓“是为大儒乃大医”。王安石就曾信手拈来,用药名——维肤灵,作劝酒词;辛弃疾与新婚妻子鸿雁传书时,就妙用中药名填词,来谈情说爱。苏东坡就专门撰写了《医药杂说》,且与自然科学家沈括合编《苏沈良方》,论脉学、方药、也述养生。他还把收集的方剂著成方书《苏学士方》、《圣散子方》。按照潘富俊在《草木情缘——中国古典文学中的植物世界》(商务印书馆,潘富俊著,2015年,第409页)一书中的说法,古代仕途失意的文士常会以医为业,称为“儒医”,常常会以本草中的药物名称、药性来撰写本草歌赋。鲁迅曾在《朝花夕拾》中提到过“医(中医)者意也”,意思是中医用药治病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以意用药。《叶天士巧用梧桐叶治难产》一书中也有类似记载,这就像法国学者法布尔在《昆虫记》中《蝉》一文里所说的那样,法国一些地方的农民也曾以蝉为药,达到利尿的目的,其理由是因为蝉尿得远且有力。苏东坡在《东坡志林》里,曾记述他和欧阳修的一次对话(《忆与欧公戏语》)。欧阳修拿“以意用药”当理论。苏东坡笑论“药引”,不留情面地调侃了欧阳修,说“这些故弄玄虚的多是不学无术之人。”苏东坡在与沈括合著的《苏沈良方》中,十分注重科学态度。在《仇池笔记·论医》中,苏东坡批评那些士大夫“秘新患而求诊,以验医之能否,使索病于鱼漠之中,辨虚实冷热于疑似之间”,认为重虚有实候,而大实有羸状,差之毫厘,便有死生祸福之异。作为患者,应尽告所患疾病之症状,方能使医家“知患之所以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医者才能辨证施治而愈疾。仅仅让医家凭脉象来推断症情,未免失之周察,导致误诊误治。苏东坡在《小圃五咏》中,咏过枸杞、人参、甘菊、地黄和薏苡。他这样咏黄芪:“孤灯照影日漫漫,拈得花枝不忍看。白发敲簪羞彩胜,黄芪煮粥荐春盘。东方烹狗阳初动,南阳争牛到作团。老子从来兴不浅,向隅谁有满堂欢。”他写诗赞薏苡仁:“不谓蓬狄姿,中有药与粮,春为芡珠园,炊作菰米香。”对于橘皮,他这样写:“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他还给赤小豆写了《红豆》诗:“绿畦过骤雨,细束小红霓。锦带千条结,银刀一寸齐。贫家随饭熟,饷客借糕题。五色南山青,几成桃李溪。”他这样咏人参:“上党天下脊,辽东真井底。玄泉倾海腴,白露洒天醴”。苏东坡在《睡起闻米元章冒热到东园送麦门冬饮子》一诗中这样写:“一枕清风值万钱,无人肯买北窗眠。开心暖胃门冬饮,知是东坡手自煎”。麦门冬饮子,主治膈消胸满心烦,津液短少,消渴。药的成份有:五味子(五分)、知母(一钱)、甘草(炙,三分)、栝蒌仁(五分)、人参(一钱)、干葛(五分)、生地黄(八分)、茯苓(七分)、麦冬(一钱),上水二钟,竹叶十四片,煎一钟,温服。一日庞中医到访,吟出:灯笼笼灯,纸(枳)壳原来只防风;苏东坡答:架鼓鼓架,陈皮不能敲半下(夏)。庞又道:中暑最宜淡竹叶;苏对:伤寒尤妙小柴胡。庞道:神州到处有亲人,不论生地熟地。苏答:春风来时尽着花,但闻藿香木香。可见,苏东坡对药材也相当熟悉,有深厚的中医药功底,在中医上颇有造诣。他懂医理,通医学,还发皇古义,阐发医理,著书立说,生病也会“小试牛刀”,自行配方治病,人称“儒医”。他从海南回京,在江西寓居时,常随身携带一只口袋,助人为乐,见谁不适就配药送上。《东坡志林》里记载一则逸事,曾经有一次,苏东坡的一朋友向他请教养生之道。苏东坡挥笔写下:“张君持纸求书,望得良药,记得春秋战国时有张药方,我照服很有见效,不妨奉上,主要是四味药:一曰无事以当贵,二曰早寝以当富,三曰安步以当车,四曰晚食以当肉”。
 
上一篇:请花一分钟时间看看我们的父母! 下一篇:所向无敌的,面对问题所向无敌的两个角度和三个
猜你喜欢
#第三方统计代码